首頁 > 悅讀 > 正文

冬的行者

行在冬日的街衢,望著萬家燈火的光暈流離,總會生出一種不同于其他季節的清寧且空靈的情懷。大概是因了只有在北方才會與生俱來的攜著一場不期而遇的雪之爛漫,風起的日子里,游移在云水間的目光交錯將重逢與守候的相望凝結成一朵朵天域的雪花飄零,任腳步匆匆,亦走不出家鄉青城這一程接著一程雪的際遇,哪怕多少繁華隱匿塵埃,何懼多少名利賦予笑談,那一串平行的雪中腳印,穿越了整個光陰的渡口,在青山與黑水交匯的瞬間化成彼岸的行者無言。

說起行走于家鄉的風、青城的雪,皆是一份伴隨年輪遞增而不渝的沁心的涼。每每站在風雪過往或即臨的任一郊野,不論是昔日的泥濘揚沙還是如今的綠植覆蓋,迎風而立之際,總喜歡揮一揮緊縮的衣袖,召喚著雖遠尤近的紅塵素影,作別的只有昨夜的西天云彩。于是期待了許久的那一眼回眸,望盡草木見陌上,銀裝一襲早已素裹了一城的飛白,就連同晚霞映襯下的那一抹褪去粉黛重彩的青山剪影,亦躺在些許霧靄的襁褓中,如一軸潑墨的畫卷正在徐徐展開,將不再蔥蘢卻愈加深邃而內斂的山之風骨,搖曳成一樹樹空枝的靜謐,講述著站臺之外、郵戳背后的一張張返程票根的傳奇。

友人曾問我,還記得那年冬季的綠郵筒么……是啊,那只沉默無言卻洞悉人情世故的郵筒,或許裝著不止一個70后、80后的或青春點滴或萌動期許的一頁頁雪藏心扉的信箋吧。時過境遷,如今還能時不時地在街邊看到郵筒的身影,似曾熟悉的模樣卻又透著陌生的孤冷,不知道那被時代遺忘的郵筒深處,是否還能找回當年那份沒有發出的青澀祈愿,倒是歷經了家鄉滄桑巨變的風情沉淀,一直在用冬季簡約的步履踱出心心念念間不再流行的尋常。忽然明白,冬才是愛之原鄉,但凡能在字里行間邂逅這句話的人,那一定是有一段款款深情的故事情節,不僅投進了那只無需標注收發地址的郵筒,也蕩漾了可以在漫天飛雪里呈現大漠孤煙、落日無痕的心之漣漪。

入世皆凡塵、入鄉亦隨俗,從小時候的八拜湖畔到今天的南湖濕地,從長大后的風雪哨卡到不惑之年的紀檢生涯,要說看慣了西風搖曳的蘆花,那徘徊在幽靜的蘆葦叢中駐足片刻,聽到躲在冰層下的水流叮咚不就是孕育著冰河雪霽的一個行者么;要說看淡了繁花似錦的妖嬈,那徜徉在林間寂寥的小徑踏葉沙沙,驚起的一只又一只暮鳥不也是一群眷守著家園的過客么。如此說來,在每一季寒涼的冬日里還原生命本來的姿態,堪比浮云與星辰的亙古,不正是那一扇窗里的一盞燈,在用最溫柔的寫意提純著唯一不滅的精靈,守候著夜歸人么。

冬來無恙、歲月安好,多年以后再回眸,溫暖的拐角,你還在。那么做一個冬的行者吧,踏一地塞北之雪前行、擁一懷溫情共暖,用時光的同心圓畫一季風景的延續,永不斷更。

[責任編輯:何娟]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