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草原文化 > 正文

漢服熱:傳統與現代交織的自我表達

“我與漢服結緣是在10年前的高中時代。當時因為喜愛中國古風歌曲,我初次接觸到了漢服。之后,我在百度漢服吧和微博漢服商家吧上看了一些入門貼,學習了有關漢服形制和版型的知識。2012年,我買了第一套屬于自己的漢服。”福建90后黃楊回憶道,“那時候的漢服圈子更閉塞更小眾,幾乎屬于穿著漢服出門會被人斜著眼問‘韓服嗎’‘吃飽了穿越嗎’,或者邊偷拍邊竊竊私語的狀態。現在,我們穿漢服走在路上,欣賞的目光多了,父母也由原來的不支持變得更理解我們了。”如今的黃楊已經研究生畢業工作一年多了,作為一名漢服愛好者,她依舊會在節假日換上漢服外出游玩。 

很多漢服愛好者,尤其是較早接觸漢服的人,都有著和黃楊類似的經歷和感受。漢服文化的復興始于2002年前后的網絡論壇,之后在網站和論壇的基礎上逐漸形成社團,開始進行更為專業的漢服復原研究。2004年開始,漢服愛好者們逐漸從線上交流轉為線下集體活動,并在2007年前后進入社團化時期。 

隨著網絡和短視頻的發展,漢服的曝光率逐漸增大,漢服愛好者群體也從80后和90后,逐漸向下一個年齡層擴大。蘇州一中滄海月明古韻社、都江堰中學子矜袖韻漢服社、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子衿漢服社……全國很多初高中都擁有獨立的漢服社,還有一部分小學組織一年級學生穿漢服,戴長冠,參加開筆禮。 

羅衣飄飄,衣袂翻飛,從一個人到一群人,承載著幾千年歷史積淀的漢服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中,并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所了解和喜愛。 

從服飾到傳統文化

“漢服熱”熱起來的不僅是一件衣服,更是人們對傳統文化的呼喚。 

身著漢服參與投壺游戲的皇甫月驊。(本人提供) 

皇甫月驊是一名從2009年開始接觸漢服的90后,目前擔任北京地區規模最大、存續時間最長的漢服團體、北京漢服協會的副會長。“漢服火了或許是因為當年那一批喜歡漢服的孩子們長大了,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因為人們越來越重視傳統文化了。”她說,“穿上漢服后我更注意自己的坐立行走,而且在了解漢服知識的過程中,我還會主動去了解傳統節日的由來和習俗,又學習了古琴、射箭、騎馬、制香等。深入了解漢服及其背后的文化之后你會發現,這些都是串聯在一起的。” 

目前,北京漢服協會有600多名注冊會員,會定期開展傳統節日活動,進行傳統服飾、技藝、競技體驗以及禮儀展示論壇講座等活動。北京漢服協會與東城區第一圖書館共同開設了公益項目“含章講談”,面向北京市民進行包括文字、鼓樂、服飾、誦讀等在內的科普講座。華美的外表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走近漢服,而漢服又為人們打開一扇門,一扇通往傳統文化的大門。 

身著漢服的杜勝南。(本人提供)

清華大學航空航天學院大二學生杜勝南出生于2000年。她在黑龍江省大慶市鐵人中學讀高中時,便和幾個同學一起創辦了校漢服社。“當時,我們的歷史老師給同學們播放過有關漢服的科普視頻,作為課堂教學的補充,再加上平時我就對漢服很感興趣,所以就有了創辦漢服社的想法。”杜勝南說。 

大學后她加入了清華大學松風漢服社并擔任社長。在她看來,漢服“熱”了正是因為其蘊含的文化魅力和傳統審美觀,而這也是漢服帶給她最大的影響。“接觸漢服提升了我的色彩辨別和搭配能力,而且服飾與社會生活有著緊密的對應關系,這也激發了我對歷史文化知識的學習興趣。”她說。 

2018年松風漢服社春季招新活動照片。(杜勝南提供) 

目前,她所在的松風漢服社有278名在籍會員,幾乎涵蓋了學校所有專業和年級,而最令她感到驚訝的是,會員中還有約20%左右的留學生。去年10月,松風漢服社與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合辦了“漢服之夜”主題活動,多位留學生也以模特的身份自發參加活動并試穿了漢服。在活動中,杜勝南和兩位美籍華人進行了深入交流,她說:“讓我感慨最深的是,他們甚至他們的父母也都是在美國長大的,對中國文化的了解非常有限,但當你和他們聊起漢服和中國傳統文化時,他們也會有一種自豪感。”一件衣服,讓出生在相距萬里的不同大陸的人找到了文化共鳴。 

從傳統中走出的個性化表達

身著漢服的鄭楠薷(左)在國家博物館觀展。(本人提供) 

“對我來說,漢服就像水和空氣,是很自然的存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大四學生鄭楠薷說道。別看她今年剛21歲,但穿漢服、了解漢服文化也已經有六七年的時間了,漢服已經完全融入她的生活。“就像衣柜里任何一件衣服一樣,買漢服就是用來穿的嘛。”鄭楠薷解釋說,“所以除了形制、版型之外我還會注重它的實用性,有時候網購,有時候自己買布料量身定做。”上課、逛街的時候她會穿方便行動的便服、燕居服,過年的時候她會穿更華麗的禮服去給長輩拜年,來年的畢業典禮,她計劃穿一件鸞鳳織金通肩琵琶袖襖,搭配滿地金瓔珞織金裙出席。在她看來,并不是為了穿漢服而穿漢服,而是選擇更適合特定場景的漢服去穿。漢服拓寬了她對美的定義,而她也為漢服之美做了自己的注腳。 

將漢服與其他時尚元素混搭為一體的許剛玉(本人提供) 

95后北京女孩許剛玉對漢服的理解更彰顯個性和自由。她原本就喜歡做手工,2012年第一次接觸漢服之后,她從零開始學習使用縫紉機,親手縫制了第一套自己的漢服。隨著衣柜里不同種類的漢服日益增多,她會將漢服和其他現代服飾混搭,有時還會背上自己喜愛的日式單肩包,讓自己的衣著打扮變得更加個性化。除了表現美,漢服還給她帶去了更多實現個人價值的機會。現在她擔任北京漢服協會副會長,活動策劃以外,她還主動承擔起制作橡皮章、紀念卡等小禮物的工作,充分發揮了自己的特長。 

據《漢服資訊》在2019年1月發布的《2018年漢服產業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0日,漢服市場的主體消費人群達204.18萬人,與2017年同期相比增長了72.87%。目前漢服愛好者的平均年齡在21歲左右,其中,年齡在19-24歲的占總人數的52.14%,16-18歲的占總人數的26.76%,并且18歲以下的人數呈逐年上升趨勢。 

現在已經有網友分享將漢服改成Lo裙的教程,今年萬圣節,還有商家以古畫《骷髏幻戲圖》為靈感,在保持傳統宮燈裙襴排布結構的基礎上,配以“萬圣”字樣。可以想象,隨著漢服愛好者的低齡化,漢服表達將變得更加個性多元。 

火了的漢服應何去何從? 

——文化科普及行業規范仍有待深入 

漢服熱在給人們帶去新的審美和文化體驗的同時,也催生了漢服及周邊配套服務產業的發展。截至2018年年末,漢服商家已超過800家,同比增長24%,分布于28個省、區和直轄市,產業總規模約10.9億元。 

“現在的‘漢服熱’已不僅是一場思想文化運動,更是一個正在擴大的新興行業。”以推廣漢服、復興傳統文化為宗旨的華夏文化研習會副會長龍翔說,“很多公司和企業加入到漢服產業鏈中,推動了漢服產業的發展,但也出現過企業因為缺乏對漢服和傳統文化的了解,搞錯漢服形制等方面的問題,比如有的婚慶公司在策劃傳統婚禮的時候,在漢服選擇及中式婚禮禮儀流程上出現了常識性錯誤,對漢服推廣造成了不良影響。” 

除了“不懂”所造成的問題,漢服設計和制作過程中還存在著為了經濟利益而“明知故犯”的問題——山寨。設計制作一件純手工、高品質漢服通常需要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但隨著漢服需求量的增加,一些商家鋌而走險,或抄襲他人設計,或粗制濫造、偷工減料,或采用形制不規范的設計,這樣的“山寨”漢服被漢服愛好者戲稱為“山貨”,穿山貨的人則被稱為“穿山甲”。當然,漢服本就是從歷史中復原而來的,其還原過程有賴于對歷史和傳統文化的深度考證。對于當今的漢服愛好者和漢服產業從業者來說,要如何辨別真假、定義原創;為了更適合現代生活和審美,多大程度的改良設計可以被接受;漢服設計的知識產權保護還面臨哪些困難,這些都是他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責任編輯:靳敏]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