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悅讀 > 正文

那一抹明亮的金黃

家鄉一向如此,經過了燥熱的夏,便步入寒冷的冬,秋的爽利幾乎只體會了五六分,剩下的四五分全都順著一日緊似一日的南風溜得不見蹤影。于是,在徹骨冰冷的風中,更加懷念深秋,懷念那一抹溫暖、明亮的金黃。

秋風起,拂過成片的麥田,陽光成熟的味道陡然在天地間蔓延開來。緊接著,一切瓜果都開始飄香,橘子黃了,柿子紅了,處處都是豐收的景象,處處的農民都在“曬秋”,即使是住在城里沒有一方田地的人,也爭著搶著在陽臺的護欄上掛一串火紅的辣椒,敬一敬這如畫的秋天。田間的喧鬧一天比一天熱烈,農民們辛勤耕種了半年,為的就是這一刻的歡愉和欣喜。喧鬧在抵達頂點后逐漸歸入平靜,秋收的余韻在幾場大雨后漸歇,人們平整土地,整理農具,安置種子,以待來年的另一番辛勤。至此,天下處處皆秋。

長江邊上,秋雨瀟瀟落下,洗凈了秋的燥熱,清麗逐漸顯露出來,長江內外,已隱隱有了蕭瑟之感。幾番冷風下來,炎熱一去不復返,霜露卻漸漸出現在草葉和樹梢上。河谷蕭瑟,殘陽似血,江邊樓上有人在獨攬秋光。視野之內,鮮艷奪目的顏色早已暗淡不少,鮮紅衰減為淡粉,金黃衰減為微綠,濃重的紫衰減為淡淡的白,漫山遍野的綠也在逐漸退場,留下一地枯黃。天地間陡然沒有了熱鬧擁擠的感覺,仿佛被傾倒了太多清水的墨汁,失去了濃郁的色彩。

還是那條江,一直流到了天邊,與天邊的山峰連成一片。云天如碧,黃葉委地,秋色如波紋一般,彌漫了整個大江南北。此時的波紋卻不是暖的,而是處處透著徹骨的涼意。人們都道,物華已休,下一個爭奇斗妍的景,將在很久后才出現,可長江的江水不去理會那些流言蜚語,它只顧東流,徑自默默無語。

菊花依舊是深秋時節最頑強的花兒,它笑對寒風,將自己滿身的金黃、橙紅都獻給季節,秋菊二字,只淡淡的提起就足夠美了。菊花盛開時,蘆花也正紛飛,梧桐的葉子也紛紛墜地,正是這邊蕭瑟那邊盛。人們說,一葉知秋,當第一片梧桐葉落下的時候,四下里的秋聲突然都在同一時間泛上,繼而鴻雁南飛,竹葉瀟瀟。它像是秋天的發令槍,落地時發出的輕微的噗嗤聲是一根小小的火柴,點燃了隱藏在四野里的嘹亮的秋聲。

塞外邊地,草木凋零,一馬平川的戈壁上,一支駝隊伴著悠悠駝鈴而來,“鐺鐺……”的聲音傳出很遠,浪漫的色彩隨之而來。千里大地上,風不曾停歇過,枯黃的風滾草被風追趕著,沿著牧人走過的足跡,一路去了很遠的地方。此時,除了依然在緩慢活動的牛羊馬駱駝和野驢,戈壁的生命氣息幾乎都隱藏在了第一場冬雪之下,然而懂得的人會明白,它的生機絕不會消弭,來年春天依舊會生出令人欣喜的綠意。

然而秋留給我們的,遠不止這些美麗的景和絢麗的色彩,最珍貴的,還是那些隱藏在季節背后的深刻哲理。瓜果經過了漫長的開花、結果、生長后,才迎來了最后的成熟。它們緩緩地變紅、變黃,緩緩地在寒風中交付自己最后的熱烈,這好比一捧火,先前燒得旺盛,滅時緩慢悠長,將余韻拉得無限綿遠,留下一地豐厚的灰燼。經過了深秋的人也該是這樣,歷盡艱辛后含蓄內斂,一切辛酸悲苦都放在心中,絲毫不表現在外部形態上,只在內心檢視自己,檢視從春到秋的過失,計劃冬的行為,做一個心有海洋而沉默寡言的人。

一整年的執著和遺憾,都應該在深秋時節放下,畢竟經歷了生命完整的生長周期后,許多疑惑就不解就該得到了解答,許多人生的困惑就該在一點一滴漫長的生長和醞釀中獲得了答案,許多不平事與心中激憤就該得到了化解,看透世事才能云淡風輕,笑對一切。

樹梢頭的最后一片葉子落下,跌進我懷里,我輕輕撿起,夾在書頁里,看著它與深秋二字深深重疊,人生的況味和秋天的韻味,都在這一抹金黃中了,它引起我的無限思念和感悟,又留給我無限思考和哲理,因此我在這里懷念它,懷念它的氣息和溫度。(李  娜)

[責任編輯:何娟]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