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滿洲里新聞 > 正文

尋夢滿洲里

像滿洲里從一條鐵路生長成一座城市一樣,扎根這座呼倫北地邊陲小城的人們一開始就是“后來者”,但他們心里清楚,滿洲里有別的城市給不了的東西:包容、開放,卻又平靜,就像草原一樣。以及,你所能想象到的一切可能——滿洲里,會是夢實現的地方。這些來自天南海北、不論背景、不看過去的尋夢者,匯聚在滿洲里的白晝與夜色中,與生活短兵相接,不斷摸爬滾打,夢想與底氣逐漸累積,相互加持。數年后,他們或許依然年輕,或許已經安定,但大部分不再把夢想掛在嘴上,而是沉默趕路。畢竟,對他們來說,夢想既是頭頂的璀璨星空,也是腳下堅實的土地。

在滿洲里俄羅斯餐廳就餐的柳德米拉一家 。

開放心態寫下夢的開篇

位于滿洲里三道街的盧布里西餐廳總店,洋溢著濃厚的俄羅斯文化氣息。晚上6點,餐廳門口排隊的客人就多了起來。為了品嘗地道的俄羅斯美食,有客人不惜等上1個小時。餐廳老板于波開店已經15年,穿梭在來自天南海北的食客中間,卻依舊沒有躁氣,只顧樂趣。

祖籍遼寧本溪的于波,兒時就跟隨父母來到滿洲里。“爸媽應該算是第一批淘金者,那時候滿洲里還不像現在這么開放。”于波說,后來自己高中畢業,剛好趕上有個機會可以去俄羅斯學習。“當時也就是很簡單地覺得,出國肯定好啊,感覺俄羅斯是個很神圣的地方。”

沒想到,遠赴俄羅斯的于波,在外學習數年,“俄語說得不怎么好”,卻因為外向、爽朗的性格和胸懷,結交了不少好朋友。后來,也正是這些朋友,在他回國創業之后,給了不小的幫助。

“在俄羅斯的時候,第一次吃俄式西餐,就覺得怎么那么好吃,第一反應就是,什么時候自己能把這些好東西引入國門,讓家鄉人也嘗嘗。”于波說,自己一直很熱愛餐飲文化“,餐飲是沒有國界的東西,好吃的東西不會受到地域的限制,拿回去,中國人也會喜歡。”

2001年,于波開了自己的第一家小店,滿洲里這個被他稱為“第二故鄉”的小城,也慢慢成了他夢開始的地方。

于波的熱心腸,對餐館和客人的熱情,同樂見中俄文化交融的開放心態一起,幫了創業期的盧布里很大的忙“。我可能比較熱情一點,只要有俄羅斯的朋友到滿洲里,有需要找到我,我能解決的事情一定是馬上解決,自己辦不了的,我就算找人也要幫他們辦成。”于波說,到后來,盧布里已經積累了不少回頭客“,很多俄羅斯老客戶來了之后,有需要寄存的美元、盧布、貴重物品,都不相信酒店、賓館,而是就放在我餐廳前臺的保險箱,就像回家一樣。”

城市包容成就扎根底氣

很早以前,滿洲里被蒙古人稱作“霍勒津布拉格”,意為“旺盛的泉水”。古老的名字,卻神秘地言中了今日穿梭繁華的滿洲里。

滿洲里的包容,在街道上隨處可感。街邊的建筑明艷亮麗,每個商店那小小的門臉上,擠滿了中文、俄文、蒙文,俄文一般占據著大部分的位置,置身在這樣的街道上,似乎每個人都能找到故鄉的印記。

行至小城最高建筑——位于二道街與中蘇路交叉口的維多利亞酒店的樓頂,三國文化交融的小城盡收眼底——而就處在維多利亞酒店對面的盧布里西餐廳的一家分店,則坐收地利。

“滿洲里是一座小城,但是名氣很大。盧布里的名氣現在也很大。”于波說,不少俄羅斯人來到滿洲里,必來盧布里,“包括國內的游客也是,昨天有個客人告訴我,說國門的衛士介紹我來你家吃飯的。開餐廳開到這個份上,真是很欣慰。”

于波的戶口,早已從老家遷到滿洲里,結婚數年的妻子也是本地人。正是滿洲里的開放、包容和機遇,給了于波以及和于波一樣的千萬尋夢者這份扎根的底氣。

“2001年剛開第一家店時,雖然只有6張桌,但自己熱愛這份事業,用心去做,餐廳特別火。”于波說,開店后3年,幾乎每天早上五六點鐘一開門,門口就能看到排隊吃飯的俄羅斯人,“后來因為客流太大,必須擴店了,就一點一點慢慢擴,到現在已經從小店變大店,從1家店變成3家店了,一開就開了15年。”

現在,于波管理著手下三家餐廳的100多個員工,其中三成還是俄羅斯人。“俄餐不像法餐和意餐那么講究,而是講究肉本身的味道,所以主要依靠食材,加上很簡單的鹽、胡椒、檸檬等幾種調味料,就能做出原汁原味的俄式大餐。”在于波的理念中,對于傳統的傳承才是根本,創新要有,但傳承不能動搖“。好的菜品一定源于好的食材和經營者的付出,而好的餐廳存在的價值永遠是我能幫客人解決什么問題,而不是索取。”

滿洲里市城市公園一角。

政策紅利催生轉型思考

“我算是趕上了滿洲里最早的開放紅利。”于波說,2000年前后,得益于國家對滿洲里、對俄羅斯開放的政策,大批俄羅斯游客和國內資本涌入這個城市,瞬間開了好多商場、酒店、飯館,富了一大批人。“那時候來吃飯的俄羅斯人比中國人多,需求量很大,基本上90%的客人都是俄羅斯人。”

但于波也并非沒有難的時候——因為最初太依賴俄羅斯客人,俄羅斯政策、經濟一變動,生意就會受不小的影響“。比如,俄羅斯關閉海關,或者限制入境俄羅斯的中國貨物的公斤數,客流就會受到影響。記得有一個月,一個俄羅斯客人也沒有,我們不知道干什么,只好關門歇業。”

但是后來,于波開始發現,在旅游業占比逐漸上升的滿洲里,國內的游客越來越多,甚至超過俄羅斯游客,成為了滿洲里購物、消費的主力人群“。所以我就開始思考怎么去轉型,把國內游客的生意做好。”于波說,實際上國內消費群體的發展速度遠遠超出自己的預期,規模早已占據了餐廳客源的90%以上。

這種轉型很必要,也很成功“。前一段時間,俄羅斯經濟不好,消費能力下降。俄羅斯客人來到店里,10個人的消費水平可能一共才兩三百元,相比之下,國內游客10個人可能要花上最少上千元。”于波說,即便如此,因為轉型及時,餐廳的生意并沒有受到影響。

同時,隨著滿洲里開放程度的加大,已經把生意做大的于波開始更看重品質“。借著中俄之間的開放,我們走了一步棋。”從2008年開始,盧布里對接了一些俄羅斯餐飲業的資源,包括赤塔州餐飲協會等,雙方達成協議,由俄方每年輸送10人俄餐優秀廚師團隊,來到盧布里指導和協助經營,每年還會由俄方提供至少200道的最新菜品,供盧布里餐廳研究。

此外,食材的及時運輸也是保障品質的重點。而得益于國家的開放政策,俄羅斯進出滿洲里的車輛幾乎是無障礙地“綠色通關”,為食材的進口提供了不少方便。“我們90%的食材和調料都是從俄羅斯進口,上午在俄羅斯采購,下午就能運到滿洲里,省了不少時間和經濟成本。”

“10年前我的理念可能是為了賺錢,現在想做一番事業。”于波說,“2016年,我在沈陽和哈爾濱已經開辦了盧布里的分店,更遠的未來,則會考慮走出國門,把店開到俄羅斯去。“我很喜歡歐洲那種百年傳承的文化,希望能夠好好把握現在的政策紅利和開放機遇,真正把盧布里這個品牌做起來,做成一個百年企業。”(文/圖《滿洲里日報》記者 李艷 李明)


[責任編輯:楊旭英]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