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興安盟新聞 > 正文

向陽的巖畫

每個人心里都藏著一個對原鄉故土認知尋根的符號,比如,晾曬在歲月里永遠向陽的北方游牧巖畫。  

在高山絕壁,在巖石峭崖,在龜骨瓦片,先用尖銳的金屬工具用力刻畫出很細的線條,然后敲鑿磨刻成形。這是一種代表著古老游牧文明的符號,同時也是雕刻于如浮萍般飄游在他鄉的游子心里的印記。勞動、狩獵、畜牧、征戰、祭祀、繁育,既是古代先民刻繪在巖石上的古老藝術品,也是游牧先民生活的真實寫照。  

曼德拉山的山巔,一座史前巖畫的寶庫呈現在席慕蓉眼前的時候,我能想象到她喜極而泣后無法抑制的顫抖。從最初在畫冊中的仰望,到真正觸手可碰的部落聚居場景再現,黑褐色的巨石多少年來就這樣斜斜地橫置在砂質的土地上,等待著誰的到來?又見證著誰的離去?正是這可以撫摸得到的深深淺淺的歷史鑿痕,觸碰了她內心早已結痂的疼痛。  

此時,她已經是一位60多歲的老者,20多年,她將足跡踏遍父親母親曾經深愛的蒙古高原,在一幅幅或是精心裝飾的馬,也可能是帶著斑點的鹿的畫作前久久駐足。而她,也終于憑借著這些最古老與原始的認知符號,讓自己漂浮多年的雙腳踏上返回原鄉的尋根路途。骨肉天親,原鄉情長。  

這大概就是席慕蓉此生最溫軟的心床。  

席慕蓉,著名女詩人,蒙古族,原籍內蒙古察哈爾盟明安旗。蒙古名字全稱穆倫席連勃——這些,和向陽的巖畫一樣,都是注定要跟隨席慕蓉一生的原鄉符號。  

然而,她的確是一個沒有山河記憶,只有思念繾綣的人,在故鄉這間課堂里,她既沒有課本也沒有學籍,只是一個帶著濃濃鄉愁的旁聽生。  

《席慕蓉和她的內蒙古》是1989年席慕蓉終于與“原鄉”邂逅之后,27年追尋游牧文化的歷程。她用一張張親手拍攝的照片,一塊塊標刻著蒙古源流文化的巖石,粘連拼湊著殘缺的兒時記憶,也逐漸豐滿著她內心里如酒如歌般綿長的蒙古文化。  

半生漂泊,如乍然飛起的蒲公英。只有一塊塊標記著原鄉符號的巖畫厚重著她的思念,沉甸甸壓榨著她對原鄉的記憶。  

一塊塊堅硬的巖石上,留下北方游牧民族生存與活動的原始痕跡,因為粗糙與簡陋,的確有些抽象;一條條或粗或細或直或彎的線條背后,你卻可以撫摸到非常具象的族群生活。  

太陽、藍天、碧綠的草場;狩獵、出征、一生戎馬的漂泊。每一個這樣的符號里,都隱藏著一大段蒙古往事。每一個向陽的巖畫里,都傳唱著游牧民族不老的傳說。  

我們很難體會到一個一生漂泊在原鄉之外的女詩人,是憑借怎樣強烈的思鄉情懷,一點一滴積聚起自己的原鄉符號,一塊一片拼湊起自己的原鄉輪廓,從而,構建起一大片一大片廣闊無垠的美麗草場,那是屬于自己的脈脈原鄉,裊裊升起的炊煙,朵朵如云散落的蒙古包,直指云天的蘇勒定,世襲傳頌的敖包……  

心中有滿樹的芳香開放,夢里有一條河流在流淌。內心不枯不竭的原鄉溫暖,支撐著席慕蓉永遠恬淡的面容。深夜,燈下,所有生長在曠野中,草原上的花朵盡數開放,花瓣一層層展開,釋放席慕蓉充溢著淡淡鄉愁的經年歲月。  

記憶宛如掌心里的水,彈指即碎。記憶又似一條歲月中的河,緩緩流過。河水拍打著堤岸,沖刷著河心的卵石,曾經的一切終將被舊時光拋棄,唯一能夠隨著歲月逐年增長,足以泛起心間漣漪的,是一個失散多年的游子內心深處對原鄉的那抹感傷與依戀。席慕容,始終將對原鄉的思念晾曬在陽光下,任由此生歲月如一條曲折的閃著光的河流,從她的生命里靜靜流過……  

□李美霞

[責任編輯:邢俊清]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