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 > 正文

專家:高校從嚴抓教學于法有據

大學生因曠課多被退學引社會熱議

專家分析 高校從嚴抓教學于法有據

● 大學生應該有選課的權利,有些學校安排的必修課學生卻不愿意上,那么學校應該合理安排教學計劃,教師也應該提高教學質量;如果學生在可選課的情況下依然曠課較多,那么學校就有權處罰違反校規的學生

● 高等教育法明確規定了學校的學業評價權,學生的成績、學業標準、學分要求如何判斷都屬于學業評價權,學校享有充分的自主權

● 堅守學業評價標準是學校的本職所在,也是對人才培養切實負責的表現,學校有責任不斷提高教學水平。但對于一些學校出于非正當目的降低學業評價標準的現象,教育部門應該加強管理

近日,在教育部舉辦的新聞通氣會上,針對“河北體育學院40名大學生曠課多被直接退學”等事件,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認為,如果學校是依據相關規定作出的處理,這是一個好信號。

據悉,6月18日,河北體育學院教務處曾發布《關于對杜某等40名學生做退學處理的公告》。通告顯示,因18名學生長時間未參加學校規定的教學活動,也未辦理相關手續,22名學生休學期滿未返校辦理復學或退學申請,經40名學生所屬的社會體育系、運動訓練系和武術系黨政聯系會議研究和院長辦公會研究批準,學校決定對40名學生做出退學處理,并通過河北體育學院教務處網站予以公告。40名被退學學生須在2019年7月3日前到學校辦理退學手續或提出異議。

10月25日,河北省體育學院官方微信公眾號轉載了一篇名為《40名學生曠課被退學,事后不服氣上訴學校,曠課還曠出道理了》的文章。文章稱,學生曠課不尊重學校,“現在去上訴學校,并沒有任何作用,只會浪費自己的時間、金錢和精力”。

此事持續發酵,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值得注意的是,連日來,部分高校對于少數違反學校規定的學生均采取了類似措施。

曠課現象并不常見

偶爾逃課未見處罰

為了進一步了解曠課情況,《法制日報》記者隨機采訪了不同高校的數十名大學生。有10多人稱從未逃過課,多數人稱只是偶爾逃課,剩下個別人稱曠課次數較多。

受訪學生中大多數人稱,自己曠課是因為和課外實踐發生了沖突。少數人承認因自身懶散導致曠課,認為游戲和睡懶覺比較有吸引力。還有少數人稱,老師不點名就可以逃課。

陳捷(化名)目前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讀。他曠課次數較多,“有時候因課外實踐沒有完成,想在寢室做完,早上翹課多半是因為起不來床。同時抱有僥幸心理,畢竟老師不是每節課都點到”。

陳捷為自己的逃課行為付出了代價——由于逃課較多,多門課程平時分低,進而影響班級綜測排名。

“今年大三開學我想爭取推優名額,但是學校規定只有班級排名前50%的人才有資格,以前覺得一次兩次課不去沒什么,但沒想到會影響到我后來的一些選擇,悔不當初。”陳捷說。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任課老師將考勤反映在平時分上是大學里較為常見的模式。

中國傳媒大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生導師說:“大學是一個相對自由的地方,我不反對學生用自己的上課時間去做自己覺得更有價值的事,但同時也要允許我在平時分上體現出差異,有得必有失。如果所有人給分都一樣,那么對那些到教室認真上課的學生不公平。”

不過,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大學生中,有超過半數的人稱,自己雖然曠過課,但并未受過處罰。

努力提高教學質量

有效遏制曠課現象

采訪中,有同學對河北體育學院的做法予以支持:“如果長期曠課的人依然能夠順利畢業,這無疑降低了學歷的含金量,對其他刻苦學習的同學是不公平的。無論出于什么原因,即使是因為與課外實踐時間沖突,或是偶爾的精神懈怠,都應以完成基本的學習任務為基礎和前提。如果違反了學校規定,就必須按相關規章制度處理。”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大學生曠課,首先要看曠的是什么課。大學生應該有選課的權利,有些學校安排的必修課學生卻不愿意上。如果是這樣的原因,那么學校方面也應該反思,更加合理地安排教學計劃,教師在教學上可以有所改進。如果學生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依然曠課較多,那么學校就有權處罰違反學校規定的學生。

“值得人們思考的是,即使有了學生因為曠課被勸退的先例,能不能真正起到鞭策或者警示作用,依然是不確定的。某些博士生、碩士生認為有的課沒有價值,就不去上了。總體來看,現在大學里還是存在這樣的問題,必修課的分量相對重了一點,質量也未必有保障。學生如果因為曠課被處罰包括被勸退,無疑是和校規相符合的,但是和提高教學質量的目標未必保持一致。最后可能出現這樣一種局面,學校處罰歸處罰,但不去上課的學生依然不去上課,對一部分學生沒有起作用。”儲朝暉說。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遏制曠課現象,要從提高教學質量入手。早在20年前,我國教育部門就要求大學建立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制度,但迄今為止,這一制度在不少高校并沒有建立。根據教育部最近發布的數據,給本科生上課的教授、副教授已達80%。相比之前,已有很大進步,但這也說明,落實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制度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大學要從嚴要求學生,就必須加強過程管理,為此必須改革教師評價體系,要求教師花精力投入教學。

“被退學的學生怎么辦?是另一個針對大學退學學生的爭議點。在現行制度中,一名學生如果被退學,將很難轉到其他大學求學,只能回到高考體系中,重新報名參加高考、填報志愿,才能被全日制高校錄取。不然就只有選擇成人教育,或者出國留學。這無疑是淘汰不合格學生的障礙。”熊丙奇說。

違反校規堅決清退

淘汰機制必不可少

除了曠課之外,部分高校對于少數違反學校其他規定的學生也采取了處罰措施。

近日,復旦大學發布一則公告稱,根據《復旦大學學籍管理規定》,經學校校長辦公會研究決定,對最近發現存在學習年限屆滿未畢業或結業的12名研究生,作出予以退學處理的決定。復旦大學對予以退學的12名研究生名單進行了公示,同時聲明了學生的申訴權。

此外,中國地質大學(北京)一次性清退了52名研究生,其中包括42名博士生、10名碩士生。學校稱清退原因是“未在學校規定的最長學習年限內完成學業”,違反了教育部《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第三十條第一款和《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研究生學籍管理實施細則》第三十七條第五款等有關規定。

中國人民大學也一次性清退了16名本科生,其中還包含留學生。

吳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在全世界來看,高等學校的畢業率實際很低,中國相對來說很高,但我們有自己的國情,不能簡單對比。即便如此,讓所有學生進了學校就進了安全區就必須畢業,這種情況一定要改。”

“天天打游戲、談戀愛,渾渾噩噩的好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不能搞‘玩命’的中學,也不能搞‘快樂’的大學。每所大學抓本科教育質量的方式可以有所不同,但目標是一致的。”吳巖說。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長王敬波認為,高等教育法明確規定了學校的學業評價權,這是學術權力的核心。學校是教育機構,對學生的學習學業能力、學習成績都享有完整的學術評價權力,學術評價權是學術性的。學生的成績、學業標準、學分要求如何來判斷,這些都屬于學校核心的學業評價權。對于這個權力,學校享有高度充分的自主權。對于在學業問題上不符合學校規定的學業評價標準的學生,學校可以采取一些處理措施,比如降級、退學等。值得注意的是,退學和開除學籍有本質不同,如果是學生學業成績不合格,那么學校的措施可能是退學,而不會是開除學籍。

儲朝暉認為,學生學習成績不合格就不能畢業或者需要被降低學位,這是有必要的。大學必須要有淘汰機制,沒有淘汰機制的大學,教學質量就無法提高,對學生的學業也將產生負面影響。

在王敬波看來,堅守學業評價標準是學校的本職所在,也是對人才培養切實負責的表現。學校有責任不斷提高教學水平,但在實踐過程中,現在高等學校比較多,層次也比較多,學校之間出現了差異性。一些學校出于非正當目的降低學業評價標準。教育部門應該對這一問題加強管理,通過評價、評估的方式對學校進行督導,引導學校加強教學質量。對于明顯違背教育規律的行為,教育部門應當有所處理。同時,學校也應該有自己的品牌意識,一旦學校的名聲壞了,那么就會失去發展的可持續性。(記者 杜曉 實習生 郭會)

[責任編輯:何娟]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