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 > 正文

教師實施教育懲戒還應進一步細化

據報道,日前,教育部發布了《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在《征求意見稿》中,明確提出教育懲戒是教師履行教育教學職責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職權,并對適用教育懲戒的情形以及教育懲戒的方式作出了規定。

今年7月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因此,此次發布的《征求意見稿》,是對這一《意見》的落實,為社會討論制訂可操作、可落地的懲戒細則提供了藍本,應進一步廣泛聽取一線教師、家長的意見,就落實教師教育懲戒權達成更廣泛的共識。

《征求意見稿》將對學生的懲戒分為一般懲戒和嚴重懲戒,把一般懲戒明確為“教師在課堂教學、日常管理中,根據學生違規違紀情形,進行的當場教育懲戒”,把一般懲戒權交給教師;把嚴重懲戒明確為“學生違規違紀、行為失范,屢教不改的,或者嚴重影響教育教學秩序的,或者有欺凌同學、辱罵毆打教師等惡劣情節的,教師提請學校采取措施進行的教育懲戒”,把嚴重懲戒權交給學校。

這對于懲戒教育的實施十分重要,因為在現實中,這兩類懲戒一直存在懲戒主體不明的問題。進一步完善懲戒細則,要堅持這一思路。教師實施的一般懲戒,就如同交警在道路執勤,為維護交通秩序,要對違反交通法規行為即時進行處罰;而學校實施的嚴重懲戒,有如酒駕等嚴重違反交規行為則需經法院審理,追究行為人的法律責任。

但是,《征求意見稿》提到的懲戒方式,還不夠細。比如,一般懲戒方式有“不超過一節課堂教學時間的教室內站立或者面壁反省”,這明確了“罰站”的合法性,但是,教師能做到沒有顧忌地對違規學生實施這一懲戒嗎?家長會放心地把罰站學生的權力交給教師嗎?

最近,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在官網發布《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該意見稿將此前審議稿引發爭議的老師可對學生進行“罰站罰跑”的條款刪除,并將具體的懲戒規定下放給學校主管部門。這也預示著,教育部發布的《征求意見稿》中提到的“罰站罰跑”懲戒方式,現實中可能會遭遇爭議。

對學生實施“不超過一節課堂教學時間的教室內站立或者面壁反省”的懲戒,從懲戒方式來說,并無問題。問題在于,教師在什么情況下進行?懲戒細則在當前家校間缺乏充分信任的情況下,應越細越好,應明晰具體違規行為、情節,以及可采取的與之對應的懲戒方式。

比如,對學生第一次違紀破壞課堂秩序,教師可以批評教育;在批評教育后,學生繼續破壞課堂秩序,可進行罰站;在罰站之后,學生繼續破壞課堂秩序,教師可將學生請出課堂,交給學校保安,進行罰跑懲戒。只有明晰到這種程度,才能讓懲戒權落地,教師在實施懲戒時,嚴格按懲戒細則進行,如果家長質疑過度懲戒,那校方也可依據細則,審查教師的懲戒是否符合規定。

可操作的懲戒細則就如法律,不能籠統地規定可對一般違紀違規、嚴重違紀違規者進行何種懲戒,需要針對具體的違規行為,按照其情節,給予對等的懲戒。當然,制訂這樣的懲戒細則,要全面了解學生違紀違規情況,并就可實施的懲戒措施的合理性合法性進行充分論證。這是在進一步征求意見時,要著力解決的問題。(作者:熊丙奇,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責任編輯:何娟]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